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际足球 > 英超 > 正文
返回首页

温格专访:为阿森纳奉献了一切;希望下一任主帅干得比我好

2016-09-23 09:49:52 来源:化博网 编辑:本站编辑

摘要: 不知不觉,温格已经执教阿森纳20个年头了。20年前的10月1日,温格完成了自己执教阿森纳的第一场比赛。弹指一挥间,20年光阴已逝,而那位法国老人依然伫立在酋长球场,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。而在执教20年之际,...

不知不觉,温格已经执教阿森纳20个年头了。20年前的10月1日,温格完成了自己执教阿森纳的第一场比赛。弹指一挥间,20年光阴已逝,而那位法国老人依然伫立在酋长球场,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。而在执教20年之际,温格也接受了拜因体育的专访,一起来看看吧。

Q:在阿森纳执教了20年,什么感觉?

A:这很难去形容。这些时间好像一下子就过去了。对于我的工作来说,未来才是最重要的。下一场比赛永远是最重要的,所以从来不要回头看。今天,我就像一只恐龙一样,因为我在阿森纳呆了这么长的时间。对我来说,我就是一场接着一场地执教下去,结果时间就过去了。我执教阿森纳已经超过1000场比赛了,对阵沃特福德后,有人告诉我我赢了650场。我一直试着、也一直想要提高自己的能力并变得勇敢,作为教练你需要这样的品质。我努力着去保持忠诚,并帮助这支球队前进。我认为阿森纳是需要被尊敬的俱乐部,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执教这么长时间。无论巅峰还是低谷,这支球队始终信任我,而我也为球队奉献了自己的一切。过去20年,我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忠诚,我也拒绝了很多俱乐部的邀约。

Q:20年间,阿森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A:当我刚来的时候,我们有80个人。今天,俱乐部有600人。我们变成了一家拥有人力资源部门和等级制度的现代化公司。我再也不能认识阿森纳的每一个人了。在我刚来的时候,我每天都跟每一个人打招呼。回想那时,我们连一块儿训练场地都没有。我们使用的是一个大学的球场,周三12点的时候我们会被撵出来,因为学生要在那里比赛。事情改变了,那时我们是一家传统的、守旧的组织;现在我们则是一家现代化的公司。

Q:会有另一位顶级教练在一家俱乐部执教20年吗?

A:我能想象这样情况的发生,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足球现在的变化太快了。这个社会已经变了,人们现在的要求非常高。人们现在都有自己的观点,而他们自己更想参与到一家俱乐部的各种事情中。他们想拥有更多的决定权。但是,没有什么是比肤浅的知识更危险的,而且在一家俱乐部你要比任何时候都强大,还不能做出愚蠢的决定。你必须要遵守一家球队的规章制度,但是你的内在也要有强大的人格。

Q:你知道关于你的那些批评吗?

A:当然了,我能听到对我的批评。我相信当你在一家俱乐部呆了很长时间之后,一点批评都不听取是非常危险的。你必须后退一步,从另一个距离和角度来看问题,之后有针对性地进行总结。角度非常重要。有的时候一些批评是正确的,你必须尽力去总结哪里出错了。然而,现代社会的问题是,100个人中有95人都没提出批评,只有5个批评的人被听见了。媒体非常重视这5个人。带着满满的承诺,我只想把我的工作做到最好。这样我就可以在照镜子之后对自己说道:“你已经竭尽全力了。”

Q:你离开后会发生什么?

A:我离开后,就不会有关于花钱的流言蜚语了。现在,球队的基础非常好。队中有很多好球员,球队实力很强大。在我执教期间,球队向前前进了很多,希望下一任主帅上任之后可以比我做得更好,这是我所有的愿望。

Q:650场胜利中,那一场最刻骨铭心?

A:在海布里战胜了埃弗顿后第一次捧起英超冠军奖杯,那一场比赛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。有一些胜利比其他的更甜蜜,但是归根结底,没有什么比周六三点比完赛,赢下胜利然后回家观看其他球队比赛更美好的了。这是最理想的周末。糟糕的周末就是你要先进行比赛,你输了,然后你看其他球队都获得了胜利,这简直是太虐了。

(图)首次夺得英超冠军的教授意气风发

Q:阿森纳的文化是什么?

A:当我参加比赛时,我总会看到身穿阿森纳球衣的球迷,我试着去想象在他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,他们是怎样与阿森纳发生联系的。我看见红白色的球衣,我就会想球迷与球队之间的情感联系究竟是怎样的。他们看的第一场比赛是跟着自己的爸爸或者祖父去的吗?在这之后,恐惧感便向我袭来,也许我让这些球迷失望了。他们是我的家人啊,我做主帅的时间越长,这种会让球迷失望的恐惧感就越明显。这家俱乐部有一些魔力。人们聚集在一起来支持我们,本质上是想变得快乐,我的工作就是让他们快乐。我相信,今天的人们仍然以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价值为中心。为了保证这一点,我已经非常努力了。

(图)枪迷展示“我爱温格”的衣服

Q:从海布里搬到酋长是怎么改变阿森纳的?

A:我相信这在并没有损害球队传统的前提下帮助球队向前走了一大步。没有什么比海布里更重要,那是阿森纳的灵魂。在我去酋长球场的时候,我经常会在海布里前刻意路过,因为我想感受它的力量。这是一座老式的球场,但它有着自己的特别之处,它是阿森纳历史的一部分。尽管对于这次搬迁有一些后悔,但是酋长球场创造了一个现代的纪元。比如,出于安全的考虑,第一排球迷与球场之间的距离加大了,我们必须这样做。这样会更现代、更舒服。

关于这次搬迁我参与了很多,关于所有的细节,我大概参加了50-100个会议。酋长球场看台的第一张照片里面有我,当拍摄这张照片时,卡车还在我身后运送垃圾。当时,那里还是伊斯灵顿区的垃圾处理中心。拍照时,卡车正在我身后运送垃圾。他们停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现在的市中心。建造酋长球场时,预算是2.5亿,那是我们能承受的所有费用。那几年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噩梦,我们已经花了4.28亿了,董事会仍然让我们继续。我看着他们心想这些人不是超级聪明就是已经彻底疯了。酋长球场投入使用最初的几年里,我的压力非常巨大。为了把钱赚回来,我们需要55000名观众来看球,我们需要参加欧冠。

3座英超冠军奖杯、6座足总杯冠军奖杯和一座堪称完美的酋长球场,这就是目前为止,温格带给阿森纳的。其实,人生就像温格,无论结局好坏,依然怀揣梦想。